<霍格沃兹里的阴阳天才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霍格沃兹里的阴阳天才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霍格沃兹里的阴阳天才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作者:幻梦de枫雨

游戏竞技2020-11-28

立即阅读

简介

扶桑树是传说中太阳栖身的地方,而旭阳是一只三足金乌——太阳的化身。宫雨晨虽然很开心得到神木,但也再次感受到师傅他来人家的高深莫测。“连作为镇教之宝的幻音宝盒都交给我……不晓得师傅和那位大炼金术师间又有什么瓜葛啊。”宫雨晨暗自叹了口气。黄昏时分,奥利凡德拿着一根魔杖出来。“做好了,你试一下。”宫雨晨迫不及待的握住魔杖。忽然,魔杖和宫雨晨同时闪烁金光,一只只金色的三足乌鸦从金光中飞出,在店铺内环绕飞舞。哈里和海格已经被震惊到麻木了,只是随着飞舞的鸟儿们晃着脑袋;奥利凡德则快速地拿出照相机,试图记录这奇迹般的景象。随着宫雨晨挥了一下魔杖,光芒收敛,金鸦们飞回魔杖之中。“噢!”奥利凡德没来得及拍到,懊恼的叹了口气。“先生,您的手艺很好。”宫雨晨向奥利凡德鞠了一躬,掏出10加隆放在柜台上。“不!孩子,收回去吧。你今天的表现足够让我骄傲一辈子了,收回去吧。”奥利凡德将钱退给宫雨晨。“你的未来不可限量,孩子。”“我知道。”宫雨晨微笑道“这句话对我来说是最不稀奇的话了。”出了店铺,宫雨晨对海格他们说:“今天我过得很愉快,谢谢你们的陪伴。”“哈哈,不客气。”海格摸了摸头啥笑道。“我还有点私事,失陪了。哈

详细介绍

扶桑树是传说中太阳栖身的地方,而旭阳是一只三足金乌——太阳的化身。宫雨晨虽然很开心得到神木,但也再次感受到师傅他来人家的高深莫测。“连作为镇教之宝的幻音宝盒都交给我……不晓得师傅和那位大炼金术师间又有什么瓜葛啊。”宫雨晨暗自叹了口气。黄昏时分,奥利凡德拿着一根魔杖出来。“做好了,你试一下。”宫雨晨迫不及待的握住魔杖。忽然,魔杖和宫雨晨同时闪烁金光,一只只金色的三足乌鸦从金光中飞出,在店铺内环绕飞舞。哈里和海格已经被震惊到麻木了,只是随着飞舞的鸟儿们晃着脑袋;奥利凡德则快速地拿出照相机,试图记录这奇迹般的景象。随着宫雨晨挥了一下魔杖,光芒收敛,金鸦们飞回魔杖之中。“噢!”奥利凡德没来得及拍到,懊恼的叹了口气。“先生,您的手艺很好。”宫雨晨向奥利凡德鞠了一躬,掏出10加隆放在柜台上。“不!孩子,收回去吧。你今天的表现足够让我骄傲一辈子了,收回去吧。”奥利凡德将钱退给宫雨晨。“你的未来不可限量,孩子。”“我知道。”宫雨晨微笑道“这句话对我来说是最不稀奇的话了。”出了店铺,宫雨晨对海格他们说:“今天我过得很愉快,谢谢你们的陪伴。”“哈哈,不客气。”海格摸了摸头啥笑道。“我还有点私事,失陪了。哈利,下次见啦。”没等哈利反应过来,宫雨晨已经跑远了。

霍格沃兹里的阴阳天才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扶桑树是传说中太阳栖身的地方,而旭阳是一只三足金乌——太阳的化身。宫雨晨虽然很开心得到神木,但也再次感受到师傅他来人家的高深莫测。“连作为镇教之宝的幻音宝盒都交给我……不晓得师傅和那位大炼金术师间又有什么瓜葛啊。”宫雨晨暗自叹了口气。

黄昏时分,奥利凡德拿着一根魔杖出来。“做好了,你试一下。”宫雨晨迫不及待的握住魔杖。忽然,魔杖和宫雨晨同时闪烁金光,一只只金色的三足乌鸦从金光中飞出,在店铺内环绕飞舞。哈里和海格已经被震惊到麻木了,只是随着飞舞的鸟儿们晃着脑袋;奥利凡德则快速地拿出照相机,试图记录这奇迹般的景象。随着宫雨晨挥了一下魔杖,光芒收敛,金鸦们飞回魔杖之中。

“噢!”奥利凡德没来得及拍到,懊恼的叹了口气。“先生,您的手艺很好。”宫雨晨向奥利凡德鞠了一躬,掏出10加隆放在柜台上。“不!孩子,收回去吧。你今天的表现足够让我骄傲一辈子了,收回去吧。”奥利凡德将钱退给宫雨晨。“你的未来不可限量,孩子。”“我知道。”宫雨晨微笑道“这句话对我来说是最不稀奇的话了。”

出了店铺,宫雨晨对海格他们说:“今天我过得很愉快,谢谢你们的陪伴。”“哈哈,不客气。”海格摸了摸头啥笑道。“我还有点私事,失陪了。哈利,下次见啦。”没等哈利反应过来,宫雨晨已经跑远了。

宫雨晨迅速返回自己居住的酒店,在房门上挂上“请勿打扰”的标牌。在床上盘起双腿坐好,双手握住魔杖,结印将魔杖搭住,直接施展魂兮龙游深度修炼中。刹那间,黄金的游龙之气和魔杖中的金鸦相互追逐、盘旋。此番光景下的宫雨晨却眉头紧锁,现在的他因为身体内的内力和身外魔杖中三足金乌的烈阳真火相互冲突而痛的生不如死,两股力量犹如奔腾的野马不断冲击着奇经八脉,浑身上下大量的汗水在不断蒸发,表皮上经脉凸显,感觉谁时都有断裂出血的可能。

“这样下去不行。”宫雨晨咬紧牙关,立刻分心同时施展上善若水和万叶飞花流:用上善若水改变龙游之气的属性来压制烈阳真火,再由万叶飞花流的生命力来修补身体和精神上的损伤。如此循环往复地不知过了多久,宫雨晨终于成功压制住了真火,真正地开始将两股力量以阴阳鱼符的形式在体内疏导、调和。到两者终于运转无碍的时候,宫雨晨松了口气,放心地晕了过去。

“宫雨晨……”不知何处飘来的呼唤,宫雨晨逐渐集中其意识,睁开双眼。他躺在一片水晶地板上,抬头仰望,满天繁星,四周一片漆黑,没有尽头。“我怎么回到蜃楼了……师傅!”宫雨晨一个激灵站起身来躬身行礼“沅湘无波,江水安流。”“望君未来,参差谁思。”一个身影逐渐显露出来,紫黑色的冠服无风自摆,面容被黑纱蒙住,充满了神秘与威严;黄金的冠冕上,停着的是他的旭阳,此刻的他不再是贪睡的乌鸦,犹如真正的三足金乌,光芒柔和却不怒自威。

“你是代湘君,从你踏出蜃楼的那一刻,就只是紫微了。”“是,师傅。”宫雨晨躬身回答。“这只三足金乌是当年焱妃残念的集成,旭阳是你心中五毒的化身。如今,你已用烈阳真火彻底锻炼,如何?”宫雨晨迅速运转自身内力。“师傅,我已到达控心咒终阶。”

“很好。”东皇太一招了招手,他头上的三足金乌飞入宫雨晨手中,化作一根魔杖。“此魔杖已被你炼化,从此以后便是你的法器。其中我也追加了几重奥妙,你日后自行感悟。至于旭阳,他借由扶桑神木获得了新生,距离完全适应还有些时日,现在处于休眠状态,你无需担心。”说完,东皇太一的中心形成了一个黑洞,还没等宫雨晨反应过来便被吸了。

“唔……现在几点了。”从床边的窗口望出去,是星空下的海德公园。今天的是难得的晴天,万里无云。公园的湖泊上倒映着群星璀璨,让宫雨晨又想起了师傅的房间。“师傅为了这次任务,还真是下血本了。”看着手里的魔杖,感知一番后,宫雨晨缩了缩眉头。“我似乎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蜃楼】“东皇阁下……”台下,月神、星魂看向正在沉思的东皇太一。“紫微那边基本上没问题了。月神,交给你的任务如何了?”“正如阁下预料的,丢失的秘籍最后的出现地果然是在这里。”月神展开双臂,一幅青炎组成的地图舒展开来。其中,一团漆黑的火焰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这里就是阿尔巴尼亚吗?”星魂问道。“是的。”东皇太一的话语中,无喜无怒。“请问该如何处置?”“随他去吧。”星魂急了:“东皇阁下,这怎么能……”

“无妨。”月神附和道:“星魂大人,东皇阁下自有他的考量。”“可是,那些秘籍……”“星魂。”东皇太一打断了他的话。“再好的利器,若无磨石的剐蹭,终有一天也会腐锈的。”东皇抬起手中的水晶球,“既然有人甘愿充当垫脚石,我不介意拜托他将我的继承人抬得更高点。”水晶球内,一个头戴围巾的西洋人唯唯诺诺地自言自语着。

“是,东皇阁下”二人低头示意。月神抬头说道:“不过,秘籍能够从华夏流传出去这么远,这其中必另有玄机。”“我已知晓。”东皇太一收起水晶球,“月神,去一趟道家天宗,问一下是否有重要物品丢失;星魂,去请楚南公来一下。”“是。”

【国王十字车站】对于宫雨晨来说,现在的他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他终于得到了人生中第一件神级法器;坏消息是,那一天为了炼化法器走得太急,忘了跟海格要火车票了。

“还好师傅不在,不然又要听他唠叨那些‘福祸相依’之类的鬼话了。”宫雨晨边想边数着站台,很快找到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入口:第九站台和第十站台中的三个柱子。“西方的魔法和炼金术还是有其可取之处的。”柱子里是一个以炼金术作为动力而构建出来的魔法阵,阵法的作用有点类似紫贝水阁,都是指向性的空间转移阵。不过,因为有炼金术为能源,明显这里的魔法阵的传送性能和稳定度要更高一点。

“先再说吧。”趁着没人注意,宫雨晨提起行李箱快速闪身撞。再睁开眼时,一辆深红色蒸汽机车停靠在挤满旅客的站台旁。列车上挂的标牌写着:霍格沃茨特快。“接下来我要秀这个。”趁着人群们还在火车门口拥挤嘈杂时,宫雨晨单手掐诀,使出巨灵幻像中的隐身决快速闪进了车厢,找到一个没人的厕所后现形出来。

“呜呜……”没多久火车发动了,宫雨晨赶紧找了一间没人的包厢坐下。“真是的,大清早废了这么多事才上车,希望旅途愉快吧。”宫雨晨赶紧从行李箱里抽出一本书,放好行李箱就立刻看起来。

“晨!”不多时,听到门外有人喊他。宫雨晨抬起头,那位熟悉的眼镜仔正站在门口想他招收。“老天爷啊,我没说过你坏话吧,你让他来干嘛。”宫雨晨硬挤出微笑地去开门。“你怎么来了。”“没空包厢了,我不擅长和不认识的人待在一起,你这儿可以吧?”“进来吧。”帮着收拾好行李后,两人坐了下来。

一间包厢里,坐着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一个人翘着二郎腿,手里捧着一本书,时不时的翻着页,眉头紧锁,双唇紧闭,时不时的拿着笔在上面划拉着,就差竖个牌子写上“敢打扰我试试看!”;另一个人,在对方的气氛下显得相当举措不安,双腿闭拢,双手在膝盖上搓来搓去,戴着眼镜的脸上写满了尴尬,一会儿看看窗,一会儿小心地瞄向对面的男孩,想攀谈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如果宫雨晨愿意放下书看一看,现在的哈利就像鱼缸里的金鱼一样不停地开口闭口,唯一的区别是他没有腮,吐不了泡泡。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热门小说